链接失效

【泉扉】复仇——<03>

ABO设定,OOC向,强迫有,注意避雷。涉及泉扉,微量柱斑。

前篇:<01>   <02>


有点鸡冻,居然有那么多人喜欢/w\真的是非常感谢。

这一篇的走向会比较黑暗,实际上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怎么理顺这个思路。

希望最后看起来不那么牵强。

============================================

<03>


初入冬的早晨有些寒意,曦微的晨光透过扇窗照射进入房间,泉奈有些瑟缩地赖在被子里团成一团,而旁边的人不顾寒冷,依旧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跟以前一样,扉间起的比他要早一些,轻手轻脚地出门洗漱。习以为常的泉奈听见门推开的声音后只是动动眼皮,被稀松平常的日常打扰却让心里充满了安定,他伸了个懒腰,转了个身——打算继续睡下去。

想到什么似的,泉奈从床上挣扎起来,模了摸旁边的被子温度,还是温的。【扉间???】因为卷成了寿司卷的缘故被被子绊住脱不了身,就地打了个翻过才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扉间?!】怕他走远了听不到,泉奈连着叫了好几声,门外的人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回答我?】泉奈唰地拉开门,在他挣扎期间时间不知是如何流逝的,内庭的光线竟然明晃晃地强烈,刺眼得整个庭院一片惨白,看着走廊上那熟悉的背影,心里瞬间如同被紧紧勒住,呼吸不能。

而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也没有光线,像是一只暗兽要将那个浅白的背影吞噬入肚,也不顾身上只穿了单薄的睡衣,泉奈跟了上去。

但是无论怎么跑,他都赶不上,无论怎么呼喊,前面的人都不停留。胸口中积下的怒火几欲将泉奈撑爆。


【啧!】泉奈一个瞬身上前抓住了扉间的手腕。【你怎么回事?!】这用力的拉扯让扉间停了下来,却依旧别过头没有转向泉奈。

【你看着我。看着我啊!】


泉奈想问他到底去哪了?还在生什么气?到底要怎么做?


但是大概是过于愤怒的缘故,大脑缺氧,突然眼前开始恍惚,神志如同飘离了肉体,视线里的一切有点扭曲,最后头晕目眩间,他以俯视角目睹自己板过扉间的脸——但是始终看不见那张日夜思念的面孔,因为被遮挡住了——压在墙上吻了下去。然后拉扯撕开了那件族服,手按上了起伏的胸膛……

扉间在说着什么,单手企图推开自己,而暴怒的自己却拉起那只阻挡的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了过去,吃痛的扉间身形一歪,让上身的衣服彻底撕裂。扉间另一只手腾出来,照着自己的脸上招呼了一拳,之后肯定会想单手解印——果然那个“自己”也想到了,抬手迎了上去阻止的同时将扉间的手扭到他的背后,以压制的方式骑在扉间身上,将他压倒在地。


【等等?我在干什么?】飘忽的本体想上前拉开那只丧失理智的疯狗拉开。他不知道为什么扉间要被压制到这个地步才开始反抗,而“自己”却一开始就这么有攻击性。


泉奈尽力地想沉浸到那个发疯的“自己”,虽然不知道怎么恢复,但是一直在使出全力靠近那具肉体,可是无论他怎么样都无法发出声音,也触碰不到任何物体。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疯子啃咬着扉间雪白的后颈,那是腺体所在的一块凸起,要将其撕咬下来一样地将虎牙深陷苍白的皮肤,如同野兽的交gou;手毫无章法地拉扯他下半身依附的衣物。甚至为了防止他逃跑,膝盖跪在那只被折断的手腕上——


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要说的并不是这些吧?!

不能,住手,快住手!你不该这么对待他……他是!!……他是……!!



【唔……!】在用力过度快窒息的时候,泉奈终于睁开了眼。明明是初冬,发丝却粘腻在额头上,眼角因为奋力的挣扎而挤出了生理泪水。

他躺在床单上,平复呼吸,眼睛四处张望。旁边没有照常铺着那床被子,门也未曾被打开。窗外鸟鸣啾啾而轻快,醒竹如常地规律下落,院子里回响着有节奏的敲打。

放松神经后,其他感官开始慢慢恢复,才发觉汗涔涔的手里使劲捏着扉间的族服,已经被揉成了一团,褶皱如同被腌制的咸菜一样。


[梦吗?啊啊,他看见这件衣服会生气吧……]


想着扉间细长的眉毛拧成一团,他真的生气的时候不会出口责备,而是沉默。这时候肯定转过背,做着自己手上的事情,一言不发。

他肯定觉得交待了这么多遍再说也是对牛弹琴吧。他明明忍不住交待过很多次了:“衣服要叠好,一身皱巴巴地实在是太懒散了。这幅样子是不会叫人尊敬你的。你怎么说也是宇智波二当家,怎么是这种大条的生活习惯。”


真是的,说教起来跟个老妈子一样。

泉扉一边将衣服展平在自己面前,手掌划过柔软的棉麻面料,一寸寸抚平,一边回忆过往种种,想着这些自己曾经的抱怨,嘴角扯出一个弧度。

像是捧着圣物一样,泉奈毕恭毕敬地双手捧着扉间的族服放回衣柜,嘴角的弧度随着衣柜门的合上而放下。

他久久地凝视自己的双手,他好像想起什么,又好像没有。但是刚才那个梦过于清晰,他似乎还记得抓住扉间手腕的触感,那种熟悉的温度——


如果自己是真的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扉间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愤怒?一整张脸接近冰点?

为什么想着他对自己充满敌意的表情,会令自己心塞到几近发疯躁动。那种表情其实并不陌生,就在半年之前他还丝毫不会迟疑地朝着千手扉间的要害处飞出苦无。他们那时还是世仇的关系,战场上从来只有你死我活的厮杀。当他看见扉间那张脸的时候,嗜血的情绪叫嚣着要用手里的一切划破他的冷傲。明明只是一个BETA而已,当时的自己这么想。


但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在战场互相厮杀的人在一次虚假的婚姻后,能这么日常地相处。不,这一点他潜意识里是接受了的,期间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他当下自责的是为什么梦里的那个自己如此地粗暴乖戾。他已经不想如此残忍地对待扉间,他不想因此这样将他推远。


扉间的冷漠也好,伪装也罢,即使不记得个中转变的过程与原因,扉间在他心里已经慢慢地柔和。那把昔日跟随他上战场的刀也已经收入刀鞘,陈列在室内的一角。


他想在清晨看见那个浅色的背影出现在内庭木桩旁,汗水顺着流利的颈线滑进衣领;


他想在他叫自己“宇智波”的时候,调侃他“叫的是宇智波泉奈还是宇智波斑还是谁呀?要不要试试改口叫相公啊”然后收到扉间的白眼;


他想看见扉间被日常打磨平整的眉头,松开了初来到宇智波一族的焦躁,安静地沐浴在阳光里翻阅卷轴;


他想看见那个BETA是怎么一整日精细利用时间,或埋头在实验室里,或在隐蔽的修行场,打破常人那套性别力量差距的理论;


然后他最想的是,在一天紧绷的行程后,他躺在自己身边,一偏头可以看见微弱的月光笼罩在那银发上,如同咒语一样吸引着他靠近——偷偷将身体伸出被子,假装是自己睡相差,找个机会把自己捆到扉间身上去。偶尔一两次因为天气忽而转冷,扉间叹口气打开被子把自己裹进来。并说“怕冷就怕冷,装什么装。”……哎果然是被发现了啊。其实他的体温比扉间高,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发觉自己又开始吃吃地傻笑,现在膨胀在心口的感情令他觉得不可思议。

【我喜欢……他吗?】自言自语后第一个反应虽然是否认,但是随后那些细锁繁杂的小事记忆忽而涌入脑海,让他越来越没有底气。他沉浸在过往的片段中,胸口却越发空虚,回想到梦中扉间那孑然一身要离去的背影,心脏再次被紧紧抓住。


【好疼啊……扉间,好疼……】


你到底在哪?什么时候回来?



tbc


【泉扉】复仇——<02>

<01>

ABO设定,OOC向,强迫有,注意避雷。涉及泉扉,微量柱斑。

因为只是准备开的破车,叙事流水账。

===========================================

<02>

泉奈走在去实验室的路上,其实离宇智波训练场并不远。

结婚以后研究狂扉间更是变成了研究狂魔,三天两头就往娘家跑。这两家世仇刚缓和,这样做不免让宇智波一族不满,有泄露军情的嫌疑。


扉间就让泉奈给他找了一块地,自己再建造了一个实验室。刚开始还是很隐蔽的,不过还是熬不过泉奈的执拗。家族的人还因此开了批斗会,同扉间约法三章,一个月之内只能回娘家两次。


这条路走得很熟悉了。当时如果不去请这位大爷出“山”,他可以一连半个月不回家。


新婚之年!!!!半个月!!!!!!!!!!


就算他们其实彼此不那么待见,这明明不仅在他自己脸上写着“讨厌的宇智波离我远点”,还要在泉奈脸上标明“就是这只宇智波特别烦”。

从小被宠着簇拥着长大的泉奈二少爷可受不了这种冷遇。每每气的在家里发脾气的时候,斑无奈地说,【早知如此,何必去招惹他呢?】

泉奈一咕噜硬吞下一口气,烦躁地夺门而出,【我去找他。】




月光开始通过林间间隙倾泻下来,四处是浓的化不开的黑和淡淡的白色。

泉奈站在实验室门口,在门口左右晃了一会,发现实验室是锁住的,里面并没有灯光。

【居然不在这?……啧,麻烦的家伙。一声不吭的,每天都难以摸透行踪。】短时间内扑空两次让耐心耗尽,泉奈愤愤地锤了锤木门,真想破门而入再把里面的东西烧个精光泄愤。



泉奈想着不会因为扉间回家而和自己错开了,抱着微弱的希望就调头回了家。

可是依旧空荡的房间,证明他的天真。意料之中又假装意料之外,当天晚上泉奈胃口全失,即使斑把饭菜都递到了他房里,泉奈也只是随意嚼了两口饭就把碗筷给撤下了。他自己钓上来的秋刀鱼一口没动。


扉间是水遁宗师,连饮食喜好都离不开水。在结婚后泉奈知道他喜欢吃鱼,但也只有这一次他才亲自去抓了鱼献殷勤,因为……


对了?今天去抓鱼是为了什么事情才向扉间请罪的来着?他好像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令扉间生气了。

躺在床上的泉奈翻了一个身,有点烦躁。

那明明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回忆了,怎么有点想不起来了?不对劲……


在快要想起来的时候,又被什么硬生生切断一样,回忆无法追溯回到他需要的时间点。

如同溺水后钻出水面求得呼吸,却又被硬生生扼住喉咙。泉奈从床上猛地起身,在黑暗中眼睛睁得浑圆。

一把掀开被子,向着衣柜挣扎着爬起身。猛地拉开衣柜门,带起一阵轻风,将衣柜里淡淡的味道卷出来。


皂荚的清香——以及比室内稍浓一点的扉间的味道。泉奈翻找了几下,确认了扉间的平时的衣服的件数。

少了两件。

不是泉奈妻控知道自己的妻子到底有多少件衣服,是那两件衣服是扉间在千手家经常穿的。黑色的打底衫和蓝色便服。

而宇智波家平时更习惯穿深蓝色的族服,【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当时扉间接过泉奈递来的衣服,有点嫌弃地说到。那是给他准备的宇智波家族的衣服,虽然他的便服没有很深的千手家象征,那个是这个时代战服下打底同款,但是带着点私心,泉奈还是让扉间同宇智波保持队形。


黑色的高领衫固然也不错,去掉了那个蓝色的龙虾壳,扉间想伪装的“强壮”体格消失,黑色衬托不只有略微消瘦的矫健身形,贴身收束的服装也展现出线条良好的肌肉。

与禁欲的高领衫不同,深蓝色族服最令泉奈满意的,是那个宽大的圆领。扉间好像十分不乐意露出他的脖子,那件蓝色他较少穿。一般是黑色高领和毛领子。哦,特别是那个毛领子,泉奈每次见到都很想吐槽。


——想让自己看起来壮实一点但是却反衬出一种莫名的对比感导致脱下来的看起来特别娇?小。

——玩水玩多了怕冷?

——水遁所需要的水都是被热出来的汗吧其实?


发现这么一个小秘密的泉奈,其实在之前两个人是敌对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在意,甚至觉得好笑。但是成为夫妻了以后,那种小心眼小使坏便多了起来并且乐此不疲。

有一次扉间穿着族服在看卷轴,下意识时不时地摸摸后颈——这大领子吧……穿个高领打底奇怪,套上毛领又像藏了窝了一只猫,也就只能这么光着。泉奈见他出神,假装问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直立跪在扉间身后,扉间开始警戒地瞪了他一眼,本来想挪远点但是手边资料太多只好暂时作罢,泉奈的乖巧让他放松了警惕,即使泉奈他一点点靠近甚至指点他手上的卷轴扉间也没有过激反应。

然后泉奈一闪到他身后,伸出舌头————舔了有些白皙的后颈脊椎突出的地方。


扉间立马弹了起来反手就是一脸卷轴糊了上去。


【呀,有点脸红。】丢下这句话,“嘭”地一声眼前的泉奈化作一团烟雾,本体泉奈从门外得意地跑开了。



回忆起来泉奈还是有点沾沾自喜,抚摸着扉间的族服并取了出来带进了被子里,搂住睡了一夜。


【泉扉】复仇——<01>

很久没看火影结果一看就踏进了冰窟隆。

本来只是想开个污污污的小火车但是好像走歪了并且由于是第一次写所以十分OOC

ABO设定,性格有点二次设定。注意避雷。扉间迷妹,不管不管不管扉间是最迷人的!涉及泉扉,微量柱斑

顺便新年快乐!

初次进坑请多多指教。/w\、、、

==============================================

<01>

黄昏时分,菖蒲、莽草渡上了一层金色,泉奈心情大好地拎着刚抓上来的秋刀鱼,朝着宇智波家族领地走去。


【扉间?】急忙踢掉忍鞋,还没打开门就先出声喊了一直牵挂的人的名字。

但是没人回答。


估计是没听到,那家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真的是两耳不闻。


泉奈有点膈应。

千手扉间——现在应该叫宇智波扉间,半年前被强制嫁进了宇智波家族。本来是世仇的两家在这次和亲后,平和了半年。

不过这不是什么商量好的事情,本来就两家族长的关系,要和亲也是这俩——就算他们都是alpha,泉奈也不意外这两位会结婚。


所以真的是个意外。

想到这泉奈耸耸肩,因为这个意外扉间私下里——哦不其实明面上也是,对宇智波流露出从头到脚的厌恶。

两人跟夫妻相处模式也是相去甚远。妻子围着围裙对着丈夫温柔地迎接并说一声“阿娜达欢迎回来”——到这都不可能,后面什么“是先吃饭还是吃我”就更加无法想象。


即便如此,关系也不会差到连回答呼喊都不爱搭理的程度吧?大概?也许?


粗鲁地拉开门,提高了嗓音表示自己的不耐,【扉间!】

依旧没有人回答。


不死心地再呼唤了一次,一边扫过屋子里的情况。

夜幕开始垂下,夕阳余晖通过窗户透过,但光线有些昏暗,整间房间沉浸在浓重的阴影中。


一片死寂。



空气中没有滞留任何气息——包括扉间的气息。

虽然扉间的气味本来就很淡,但是托标记的福,泉奈却如同扉间指示剂一样会察觉到。

但是明显,这气味已经游离如丝——扉间不在屋子里,而且恐怕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泉奈?】

一个声音响起,本来心底燃起了一点希望,只不过这个声音太熟悉,这点火苗瞬间被扑灭。


【什么啊?是尼桑啊。】泉奈悻悻地看向站在门口探头的斑。


【什么话?……刚回来?】


【啊……嗯。】泉奈放下手里的鱼,想了一会又提了起来,向斑走去,【哥,你看见扉间了吗?】


【……】


【哎也对,他极少在宇智波其他宅子里走动。】泉奈自言自语地歪头想了想,盯着手里的秋刀鱼陷入思考。


【泉奈,】斑抬手摸了摸泉奈的头,【别勉强自己。】


【我能怎么样啊?怕我跟他太勉强?放心吧哥,我们虽然是这种状态,但是我不会让千手欺负我的。尤其,这是那个扉间啊~】

接收到哥哥的关心的泉奈,撒娇一样的往斑的怀里撞,【那么看来他又去实验室了,这个鱼就给妈拿去做晚饭吧,我先去他那秘密基地看看。】

斑一愣,看着泉奈的眼睛沉默了一会,说【……好吧。】接过手里的鱼,这次换斑盯着这鱼看了。【早点回来。】


【是是是~】说着泉奈又绑上忍鞋,一瞬间就消失了。


斑叹了一口气,拎着鱼往后院走去。


=============================================

扉间是一个beta,这是众所周知的。

两大家族的首领一向是ALPHA,这也是常识。所以一开始,投到扉间身上的眼神有点扎人。板间因为去世太早,特征并未显现,而瓦间在活着的时候也逐渐出现alpha的特征。


但是扉间似乎丝毫没有因为这一点失落。无论之前泉奈在与之对战时如何当做他的痛处进行讽刺,也没有减灭那双绯红眸子里的冷傲。

甚至有一丝对无知的怜悯。


有些讽刺的反而是这个战争无处不在的时代,男性、女性,A或B或O的地位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地“相对”平等。

7岁的孩子姑且都要上战场,O也不仅限于后勤,只要体格健康可以一战,也会编入特殊的一队投入战场——这是一种默认的肮脏的手段。


大多人只是对于一个B跟一群A的对战感到惊讶,在看见泉奈和扉间的战斗后,会惊讶于这个B的爆发力和能力。

宇智波本是忍术天才,况且泉奈是个A。又作为宇智波二当家,其实力不可小觑。


但是扉间也是千手的二当家。不仅仅是因为血缘关系,他的能力没有族人质疑。并且对这位特殊的Beta二当家表达十二分的敬意。

性格上扉间比柱间更稳重,冷静。他厌恶那些人带着等级划分的有色眼镜来看待他的所作所为,对他挣扎在A的尾巴后面而觉得怜悯或者爱怜,是对他最大的侮辱。除此以外,他对beta身份十分满意。不会像ALPHA那样咄咄逼人,也不会像O一样需要依赖另一个人,beta虽然没有存在感,但却是最清闲最清醒的人了。来去全由自我支配,扉间认为这是最令人安心的。


他会娶一位beta,孩子完全只是随缘或者索性不要。抑或不结婚,人生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需要孩子。


扉间在一次听到族里长者对柱间那番“兄弟阋墙”之说后,嘴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弧度,冷冷地隔着墙向里面瞪了一眼,暗暗下了决心。

他只是个beta而已,那些长者到底是什么居心,这样想间离这兄弟两。不过是自古以来时常发生过的惨剧,让他们根本无法信任兄弟之情。

因为他们没有真正体会过。缺少安全感,所以过度患得患失。


真是悲哀。

扉间想,劝说大哥的长者,和因为beta安心的自己区别到底有多大呢?话说回来,隔壁那个宇智波在兄弟这方面,倒是比我们优秀呢。


呵。


扉间出没集数!马克!感谢原主!

今天的卡卡還是鹹魚:

自截扉間出場合集,顏岩照片聲音入鏡不算,另有一些無關人員入鏡,因版權問題不能投放到視頻網站,所以發個度盤
https://pan.baidu.com/s/1skFlyhB
有些聲畫不同步,聲音鬼畜的地方見諒,這個主要還是素材向吧,其實只是在下自己想沒事集中pr而已
附門動畫出場位置www可能有疏漏,歡迎補充w

69到73集,第一次穢土,以71為主;
360集15分12秒和18分14秒出現兩次;
410集14分14秒,15分51秒,19分21秒,出現三次;
431集14分57秒以後在團藏的回憶裏;
489集2分10秒和二代雷影一起出現在四代雷影的話里;
585最後穢土出現;
586—590出現頻繁;
592出現頻率略高;
593集4分23秒出現一次;
594集8分20秒,8分28秒出現兩次;
595集15分48秒,16分43秒,18分47秒出現三次;
598—603出現頻繁;
607集5分29秒出現一次;
613出場較頻繁;
638集4分59秒出現一次;
641集13分14秒出現一次;
644集7分48秒,8分40秒出現兩次;
646集7分15秒,10分28秒出現兩次;
679集13分25秒出現一次;
682集17分41秒出現一次;
683集19分17秒出現一次;
684集開頭出現;
691集開頭出現;
——————以上